温州跳楼 温州小伙情绪失控绝望跳楼 女子看热闹被砸成瘫痪

时间:2020-12-14来源:未知
温州跳楼终于长舒一口气的法官审理此案的是瓯海法院刑庭年轻的刘法官。案件法理判断很简单,但现实中的处理却很难。一边是可怜的姑娘,高昂的医药费,今后漫长和未知的生活,一边是家庭困难,身无分文,正是因为丢了工作才想到自杀的小伙子。小伙子甚至都没有家人过来,他的心情与当初自杀时同样决绝,他对民警说,别放我出去了,我没钱去赔。断案不是简单判个罪,社会影响那么大的一件事法院要提供适当的解决途径。200

终于长舒一口气的法官

审理此案的是瓯海法院刑庭年轻的刘法官。案件法理判断很简单,但现实中的处理却很难。

一边是可怜的姑娘,高昂的医药费,今后漫长和未知的生活,一边是家庭困难,身无分文,正是因为丢了工作才想到自杀的小伙子。小伙子甚至都没有家人过来,他的心情与当初自杀时同样决绝,他对民警说,别放我出去了,我没钱去赔。

断案不是简单判个罪,社会影响那么大的一件事法院要提供适当的解决途径。

2008年1月23日,刘法官陪着小陈的父亲去瓯海区政法委办公室,领了三万元司法救助金。这也是瓯海法院自从设立司法救助金以来最大的一笔发放额。

而且令刘法官没想到的是,第二次开庭那天(1月17日前后),接连有两个案子,下一个案子的律师偶然来旁听,给此案的解决带来了转机。

一位偶然介入的律师

谭浩是温州嘉瑞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当天在瓯海法院他有开庭,一个非法行医案,他是被告的代理人。

根据排期,第一个案子就是这个自杀小伙把姑娘压成重伤的案子,这个案子结束后才轮到谭律师他们。

出于职业习惯,早到的谭律师很自然地走进了法庭旁听。悲剧的偶然性让谭浩很震惊,在休庭时他当场掏出400元塞到姑娘的父亲手里。

法庭压抑的气氛让谭浩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法庭过道担架上那个年轻姑娘的样子老是敲打着他的神经。

回到所里,谭浩跟主任说:“我们那个党员爱心基金呢?”

嘉瑞成律师事务所是温州比较知名的一家律师事务所,50多人里有近20位党员,两年前他们设立了一个党员爱心基金,资助过温州大学得病的大学生,也捐助过桑美台风的灾民。

嘉瑞成律师事务所当天做出一个决定,捐助小陈2万元。谭浩也做了一个决定,为小陈做免费代理。

一场爱心救助

昨天的开庭显然比最初小陈父亲提出百万赔偿务实多了,在谭浩的帮助参谋下,小陈家人提出了14万元的赔偿额。这14万元是小陈治疗至今有单据的医药费,“希望小邓能够赔得出。”后续治疗费用,等伤残鉴定明确了再说。

据悉,通过温州当地新闻媒体的帮助,温州市民也为这位可怜的姑娘募捐了7万多元。至此,在小邓无钱赔偿的情况下,小陈已经得到了10多万元的资助,能暂时把治疗维持下去。(本文来源:杭州网-都市快报)

责编:李丹

上一篇:登封市煤炭局 河南 登封市兴峪煤矿事故 事故未及时上报 救援仍在进行下一篇:侦察飞行 美军机频繁逼近俄领空侦察飞行

热门tag